【作者文集】
【作者資料】
共計2145
 
《 歷險“天下無賊”》
——好哭男人
星期天,全國青少年攀巖比賽希望之星總決賽在咱地質大學室內攀巖館舉行,我和咱家小帥在足球場玩過足球、飛盤、三輪劃板后進入攀巖館賽場觀戰。將隨身攜帶的3件器材放在不影響賽場的角落,然后走到靠近攀巖難度最高的決賽場地觀看。來至全國各地中、小學的男女少年參賽隊員的精采攀登技巧與頑強勇敢吸引了我們,為他們揪心、鼓掌、叫好!
有幾個比咱家7歲小帥稍大——8~12歲的參賽小選手發現了我們放在角落的三件器材,并踴躍地玩起來,我回頭看到并以微笑予以黙許。我們家小帥是個人意識較強的孩子,對未經允許拿別人東西一慣反感。見此情景即要上前制止。我勸阻了他,讓小朋友們分享我們的運動器材沒什么不好。“可是她「他」們會拿走的,我又不認識他們,都無法找回來。”我安慰他:“不會的。未經允許拿走別人東西就成了‘偷’,這個道理誰都知道,哪有愿意甘當小偷的小朋友?!”我用‘天下無賊’的崇高道德境界安撫孩子,我的信誓旦旦讓小帥放棄了制止的想法,僅不時投去狐疑的目光。
緊張的比賽在進行中,但我們該回家吃午餐了,于是我向還在玩耍的小運動員解釋我們要回家,并從他們手上收回了足球和劃板車,但唯獨少了飛盤,怎么也找不著,問了幾個小朋友也都說不知道。小帥急了,埋怨我不聽他的警告。我也急了,因為這不是一個廉價的運動器材或我個人判斷正確與否所承載的個人威信問題,而是“天下無賊”道德理想過早崩潰的人格價值觀的大問題!
我不甘地N次整場及場外和彼鄰的羽毛球館挨個巡視尋找,都未見蹤影,不得不面對小帥那無時不在的稚嫩而冷峻的大眼睛的注目下,確認丟失已成為了現實!
“寶貝,你知道有句成語叫「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嗎?我發現了一款最新設計、滯空時間更長的飛盤,咱們現在就去買!”
“不!我就要這個舊的,你必須給我要回來!”他淚光閃爍的倔強和執拗不僅是對玩具的珍愛和不舍,更多地表現在對我無視現實、不尊重他的判斷和警告的憤懣!
比賽正在緊張進行,賽場播音員的加油激勵聲響徹整個賽場。
“你去廣播找人吧,讓拿了我飛盤的人把別人的東西交出來。”
主意不錯,我很欣賞孩子情急之下還有如此機智的臨場發揮。只是賽場肅穆而熱烈緊張的比賽氛圍怎么好意思要求廣播尋一不值錢的塑料小飛盤?
但情理使然的我不好拒絕,只能裝模作樣地擠向賽場廣播臺,以示順從來緩解直至平息孩子的執著與糾結。然后在人群里轉了一圈又回來,想好用屢試不爽的“忽悠”來轉移其注意力。不等我開口,小帥迎面大聲斥責:“我要你去廣播!只有廣播才能讓拿我飛盤的人聽到唦!要不回飛盤,我就再也不聽你的話了!”
“……”
小帥的激憤引起一個參賽小女生的關注,我于是向她打聽飛盤在哪位小朋友手上?她的陪伴家長湊過來提供消息說:是西安代表隊的小隊員拿了飛盤,建議我去找西安隊的領隊。
我不愿意因為一個不值錢的玩具飛盤去打擾別人參賽隊的領導,且在進行中的全國性體育賽場。
但我在小帥迫切堅定的目光驅使下再次來到賽場邊上廣播桌前,面對忙碌的賽況解說、即性亢奮的加油打氣呼叫和見縫插針般播報獲獎通知于一身的播音員,只是無聲地搖頭恍腦作交涉狀,然后搖頭點頭表示被禮貌地拒絕,邊回身的向出口處走邊急尋“忽悠”解說詞。剛轉身,就聽到小帥的怒吼聲:
“你大聲地說唦,請播音員在喇叭里廣播西安隊的小朋友將飛盤還給我唦,我非要找回我的飛盤不可!”
我傻×了。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在喧鬧聲里強行抱起不依不饒的孩子往出口處走……
我們的行為引起現場的小隊員及家長的關注,在出口處,有個身穿運動服,脖掛參賽吊牌,教練或領隊模樣的中年男子舉手示意我等等,沒多長時間即從人群里帶來一個身穿參賽運動服的男孩,只見他徑直走向一靠墻廢棄的巖壁模擬板前,伸手從其底部深處掏岀了飛盤遞給了小帥,不等我感謝,那大人小孩都消失在賽場的人群中。
我長舒一口氣,迫不及待地對小帥說:“怎么樣?沒有人甘做小偷拿走我們的飛盤吧!只是我們沒有看見且不認真尋找而已……”
小帥沒好氣地白了我一眼,乳臭未干的臉上不僅看不到心愛物失而復得的喜悅,且難掩其固執己見火中取栗得手獨享的心安理得和驕傲。他徑自一手抱足球,一手緊握塑料飛盤走出攀巖館往家走,留給我一付嬌小但堅定而從容的背景。我則像個被當面揭穿謊言的吹牛者,企盼著自圓其說的辯解來維護在孩子心目中最值得信賴說教者的那份岌岌可危的敬重。因為在其認知能力有限的童年,不要過早對‘道理’產生批判加否定的所謂逆反意識為妙。
緊隨其后的我心累莫名,情緒比腳步更加沉重。
道德崇尚與人性脆弱的現實落差繼續糾結在心頭揮之不去。我知道自己錯了,錯在不應該用一個玩具類體育用品來檢驗或等同天性貪玩的孩童們的道德行為和境界。因為道德被細分為美德與義務,美德適用于律己,而屬社會規范的道德義務則是具有個人良心和社會輿論的約束與強制性的。“天下無賊”是道德的理想境界,而這種道德預期顯然不適用于未成年人。尤其當今實用利己主義為核心價值的權勢主義社會,道德的堅持顯得如此可笑且虛偽。但個性使然:身為崇尚‘正能量’的中國人,傳統美德已銘刻于理智與良知的淺意識里,況且我堅信對道德的敬畏才是教育的最高境界!雖然生活的現實無時無刻無處不在地逼迫我們成為自己所鄙視,甚至憎惡的那種人格卑鄙的小人。
  
 
本作品版權歸作者所有。
26选5开奖结果 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