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文集】
【作者資料】
共計4919
 
小孔考試記
——劉文偉
21世紀初,國有企業管理改革之風吹遍大地,小孔的廠里也不甘落后,正緊鑼密鼓地開展聽起來酷、想起來玄、做起來難的“末位淘汰制”考試。畢竟是開天辟地頭一回,廠領導鄭重其事地下發了蓋有鮮紅公章的文件,并通知每個崗位上的工人必須參加。
考試的細則和要求十分醒目地張貼在廠宣傳畫廊上,主要內容有:此種考試年年舉行,各個技術等級的考試都分為應知(書面)和應會(實際操作)二種形式,滿分各為100分;考畢依總分的高低排列名次,按參考總人數的百分之五的比例淘汰最后幾名,遭淘汰者將被取消該等級的等級工津貼;若第二年考后沒遭淘汰,則恢復原待遇;若第二年仍遭淘汰,則下降一級技術等級及相應的待遇。
廠領導在大會小會上不厭其煩地申明:“同志們,考試僅是手段,目的是為了不斷提高工人的技能,使企業發展有競爭力。”大小干部信誓旦旦地保證,考試過程公正,考試結果公開。
此事掀起了軒然大波。參加考試的工人中,無論是天天在一個班上的,或者是每天偶爾打個照面的,心態和表現都不相同:有的人吵吵鬧鬧、罵罵咧咧,急不可待地要去上訪告狀;有的人義正辭嚴地認為,等級工證書是國家××部頒發,具有不可撼動的權威性;有的人當面不響背后亂響,說什么讓工人考試是為了不斷提高技能,那么干部和管理人員一起參加考試不也提高了他們的業務水平嗎?有的人憑借一手不錯的技藝,自以為對考試如同三只手指捏田螺,十拿九穩;有的人幽默道,每年以百分之五的速度淘汰,用不著幾年大家都能挨到,所謂風水輪流轉么;有的人靠著和某某領導是拐彎抹角或沾親帶故的關系,加緊四處活動打招呼。
剛過不惑之年、性情溫和、不善辭令的小孔是一名做維修保養的高級工。在廠里,同一等級的工人還有40名。顯然,一番“搏殺”后,必有2人遭淘汰,這是一個雷打不動的硬指標。
進廠二十多年來,小孔參加過名目繁多、花樣百出的考試次數扳著手指都數不過來,像二年一次由區勞動局主辦的電工審證、一年一次由區供電所負責的高規審證、廠里經常性的安全生產考試和等級工考試等。對于每一次考試,他比較珍惜,不會馬虎敷衍,畢竟學藝不虧人嘛!雖然,他每次考試成績不可能都是名列前茅,但也獲得過不少獎狀和獎金。另外,他好歹也是一名黨員班組長,是負責“吃喝拉撒睡”的“芝麻綠豆官”,對班組各個崗位上的工藝流程、設備設施、操作保養、運行管理等了如指掌、應對自如。
但,有些事讓小孔感到不安和疑慮:考場里的監考官由廠各個職能部門的人員臨時擔任,沒有監考“證書”,監考質量如何值得懷疑;在工作中,自己難免會與監考官中的個別人有過齟齬、有過磨擦、有過臉紅脖子粗,可能會結下梁子,倘若在考試的緊要關頭遭遇不公平,該找哪個部門哪位領導評理、申訴和裁定呢?
為了不浪費時間和精力,體恤工人的廠領導特意安排了一次輔導課,以縮小考試的復習范圍,而且,發了考題匯編,人手一冊。
上課老師是廠設備科的,在遣字用句紕漏百出的考題匯編中,劃出百來道重點題,并有意無意、欲說還休地對重點題中的重點題旁敲側擊一番。喜的是,短的答案僅有幾個字;憂的是,長的答案竟有二三百個字。臺下有的人心不在焉地叼叼香煙,有的人交頭接耳開起小會,有的人干脆伏在桌上打起瞌睡;但也有不少人專注地聽講,或埋頭做著筆記。
當天晚上,小孔一家三口圍坐在飯桌上吃飯。小孔食不甘味,瞅著妻子和女兒咀嚼得有滋有味的情形,終于憋不住了,把考試的事一五一十地道出。女兒聽著,臉上樂開了花,天真活潑道:“呵呵,原來老爸和我彼此彼此,都對考試有著畏懼感。”妻子知道小孔有多少斤兩,用不以為然的眼神瞟了他一眼,那意思是你考不出誰考得出?小孔嘆道:“哎,萬一考砸了,以后家里的飯菜就沒那么可口了。”他話是這么說,心里卻打定主意:雖然考試結果充滿變數,但考場中的人為因素不必看得過重;畢竟,工夫不負有心人嘛,惟有努力復習迎考,才是一條正道和捷徑。
是夜起,每每夜深人靜,孤燈獨影下的小孔拋卻一切雜念,聚精會神地反復背誦重點題,有時從第一題順背至最后一題,有時從最后一題倒背至第一題,有時從中間往兩頭背,直到所有的重點題都滾瓜爛熟、了然于胸。
不久,應知考試如期舉行。那是在一個陽光明媚、春風和煦的下午,小孔胸有成竹地走進由漂亮寬敞的會議室改成的考場,在主席臺處,抽完一張數字代碼(代表姓名)小紙條入座。
乍一看,每人一個座位,考場四周各站一名監考官,中間站著主考官,都是廠里大小干部。主考官吩咐:“考卷上只寫數字代碼,甭寫自己姓名;除了筆和計算器外,其余東西一律放在主席臺上。”
經過一陣小小的騷動,考場肅靜下來,考試正式開始。當7張A4紙大小的考卷發下來,小孔便專心致志地審題,毫不遲疑地落筆,干凈利索地考完,笑容滿面地交卷。之后,他看了一下腕表,二個小時的考試時間,自己只花了四十五分鐘。他再看看四周:監考官們來回踱著方步,用警惕的目光掃視周遭的一舉一動。參加應知考試的工人中,有的只顧答卷,目不旁視;有的抓耳撓腮,一副苦相;有的索性閉目養神,讓筆靜靜地躺在考卷上。他心想:考場紀律嚴明,要想作弊那可是十二月里找楊梅,難上難呀!
小孔走出考場,心中覺得十分痛快和得意,就像一個凱旋而歸的運動員。
  
一個星期后,小孔接到參加應會考試的通知。廠領導特地關照:“應會考試的內容,無非是工人在平時崗位上經常碰到的一些實際問題,沒必要復習。”
說實話,工多出巧藝的小孔并不十分重視應會考試。他惦量:應會監考官們大多呆在辦公室里畫畫圖紙、排排計劃,只是偶爾抽時間在各個車間里溜達溜達、檢查檢查,他們的實際操作和維修經驗到底如何,只有鬼知道!不過,在這節骨眼上,小孔還是常常翻翻技術書籍,畫畫電氣圖、零件圖和安裝圖,做到以防萬一。
應會考試那天的一大早,小孔調節好心態,就像平日一樣趕到廠里。工人陸續來了,聚集在廠門衛室,佇候著主考官。主考官叫喊應知考試抽到的數字代碼,同時諄諄告誡:“由于是‘末位淘汰制’考試,關系到每個人的經濟利益和聲譽,因此,先考的人不得向后考的人透露考試的內容;否則,泄題的人很有可能遭淘汰。”
應會考場設在A、B、C三間堆著雜物的車間里。不一會兒,主考官喊到小孔的數字代碼,讓他從A間考場考到B間考場,最后考C間考場。
A間考場考得是機器解體。二位監考官是廠檢驗科的管理人員,看見小孔進門,便點頭示意,告訴他考題滿分為35分,用時四十分鐘。
小孔略一觀察,捋起袖口,彎腰蹲下身子,兩只粗糙結實的大手不閑著,充分施展平時在崗位上練就的技能,快刀斬亂麻,沒費多大工夫便將這臺機器拆裝完畢,隨后回答了二位監考官提出的三個問題。
有句話說得好: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其中一位監考官在頷首時,言之鑿鑿地找出了小孔在某個環節中的疏漏,在考卷上打了30分。小孔暗暗佩服監考官有著一副“火眼金睛”,能明察秋毫。他知“強中自有強中手,能人背后有能人”,只能拜倒轅門,訕訕地去了B間考場。
B間考場考得是根據高壓電氣柜圖紙寫出倒閘操作程序。二位監考官是廠生產科的工程師,考前復述了與A間考場完全相同的要求。
諺語道:吃一回虧,學一回乖。小孔汲取了A間考場扣分的教訓,他接過圖紙,認真領會上面各種電氣開關、閘刀的圖形符號和文字符號的含義,仔細思量線路走向和題目要求;爾后,緩一口氣,提筆疑思,在圖紙下方的空白處字斟句酌地逐條寫出倒閘操作程序,寫完后還很不放心地復核一遍,以免產生不必要的差錯;交卷時,他才意識到用時僅二十分鐘。
二位監考官低聲商量了幾句,隨即在考卷上打了35分。滿分啊!小孔頓生滿足感,愉悅之色在臉上自然流露,連忙向二位監考官稱謝,然后,走向C間考場。
C間考場考得是排除開關柜內電氣線路的故障。小孔抬頭一瞧,不由頭皮發炸,臉上暗暗抽搐幾下,心里覺得如吞了一只大頭蒼蠅似的難受。原來,唯一的監考官是已經退休卻又不知為何仍呆在廠里發揮“余熱”的鄭高工。
讓小孔感到奇怪的是,鄭高工在退休前常常吹噓有多少家單位出多少高薪在向他招手,根本不滿沒有一官半職僅是廠生產科一員的現狀,私下揚言巴不得盡早退休,但有誰料到他會出爾反爾、不甘寂寞呢?以往廠里的電氣設備設施有故障,具有電氣高級技術職稱的鄭高工,在現場不表態不動手,等別人維修安裝完后,他就像不同凡響的高人似的指點迷津,而且屢試不爽。時間久了,弄清了鄭高工底細的人很是懷疑他究竟有沒有真才實學。但鄭高工在檢查工人的活計時,總是擺出一副“老法師”的模樣,高深莫測地“指導”一番,而且闡發的“高論”,工人須俯首洗耳恭聽并奉為圭阜。若遇不同意見者,挨訓、扣獎、倒大霉的日子在后頭。小孔吃過鄭高工的苦頭,深知他的手段。
盡管以往小孔碰見鄭高工時總感到別扭,但現在只得硬著頭皮,用少有的謙卑陪上笑臉說:“鄭高工,您好!”“嗯,”鄭高工從鼻孔里應聲,用陰冷的眼光打量小孔,凜然道:“開關柜的電氣線路是Y一△接法,故障有三個,用時四十五分鐘,滿分為30分。哦,開始吧!”說完,他很職業地看一下腕表,在考卷上寫了考試時間是從十點五十分開始。
小孔不敢怠慢,趕緊按程序斷電,并做好安全措施,拿起桌上的萬用表,把它調節在電阻檔,把背熟的Y—△接線圖在腦子里閃來閃去,按部就班地從按鈕部位開始查,不放過任何一個疑點。十分鐘后,他查出在熱繼電器常閉觸點有一只故障。原來,鄭高工將裸露的電線頭軋掉,然后,將帶塑料護套的電線塞進熱繼電器常閉觸點的螺絲墊圈內,粗看接線牢固,實則因線頭不導電而使整個回路不導通。小孔找出一把剝線鉗,熟練地剝去一小截塑料護套,將裸露的電線頭塞進熱繼電器常閉觸點,用十字螺絲刀擰緊螺絲。
一旁的鄭高工,安坐在皮椅上,蹺著二郎腿,抽煙喝茶,看似悠閑,其實監考之事絲毫沒有懈怠。
小孔繼續查找另外二只故障,過了十分鐘,沒有結果。他挺納悶,不由喃喃自語:“妖怪了,還有二只故障到底在哪?”鄭高工放下腳,起身撣了撣畢挺的黑色毛料西服上的煙灰,唬著臉,警告道:“別啰嗦!考試規矩你不是不知道。”又過了十分鐘,小孔還是沒有查出另外二只故障,難道真的陰溝里翻船?他不免心頭焦躁,眉頭擰成了疙瘩,攥著萬用表的手心微微沁出汗水,腦海里許多排除故障的方法似乎被眼前那種壓抑的氣氛所束縛。
本作品版權歸作者所有。
26选5开奖结果 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