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文集】
【作者資料】
共計2651
 
冬風咋奈弄春柔
——帶雨的云
  
《帶雨的云八十年感懷短文千零一》
第931篇冬風咋奈弄春柔
  
老天爺供子民山川河流、土地物產,青山綠水、藍天白云,真好的老天爺啊,可也有不足處,叫做缺點。啥也跳不出“一分為二”,好端端的藍天白云,偏玩暴雨磅礴、山崩地坼,令民不聊生;四季如春特合人意,偏弄個刺骨寒風、汗流浹背;彼此和諧快活,卻讓人你爭我奪、斗個不休。
這不能算“一分為二”嗎?
我老幾,老天爺當然不搭我,可事實擺在那里。
“有人歡喜有人愁”是事實。天居然不喜歡真正的實事求是,說了他的不足處便蹙眉瞪眼,轟隆隆、嘩啦啦的擊雷打閃,要人家說他十全十美,毫無瑕疵,何苦,要人家把好事歸他,壞事屬別人。
咋“有人歡喜有人愁”呢?不就因為有不足處。
要不然,咋不同群體各自痛癢不同。咦!似聞聲色俱厲的辱罵聲:“胡說八道、無中生有。屋倒橋塌、地陷山崩對誰也沒好處,咋會有人歡喜有人愁,有誰喜歡災難,哪個讓人歡喜了,哪個讓人愁了,簡直是胡編亂造,是造謠中傷陷害,完完全全是顛倒是非、混淆黑白!”
我要打顫了,罵得好凌厲啊。
咯噔一下后駁回:“咋沒有?不是你不是我,還有他呀!”
比如房屋被災害毀了,無需動員拆遷。省了許多事還省了一大筆費用就有人歡喜,不是我燒的我出什么拆遷費!災難確實有人偷偷的笑,一次次撥來的銀兩能趁機撈一把,他們躲起來笑,笑得可歡呢。
近處一次火災就聞“燒得好!”
為大火叫好為啥,建成一片新房白紙上畫新圖,大大的政績啊。好不容易琢磨出其中道理。大火燒了更有開發價值,意料之外的收益。屋是自己燒的,無需拆遷的這個那個許許多多開支,勾結起來承包大大的油水,可以二一添作五、三一三十一按份額分成,老老的。
為大火叫好的那人腦袋瓜子好靈光。
又如百姓喜天下太平有人卻喜動亂,越亂越興高采烈,亂中漁利唄。如百姓喜和氣生財與協調,可有人特喜打打斗斗,也是能亂中得利唄,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坐山觀虎斗唄,能趁機撈一把得到好處唄。
聽說北京頤和園就是滿清宦官放的火,趁外國人掠奪放把火,平日悄悄盜竊的豈不一筆勾銷。
看是公心還是私心。
處心積慮者乃非正常觀念之人,他們能從不協調中趁機撈一把。特殊材料制成者的特殊本領,比如漢奸在外敵侵入時就偷偷的笑,從商者可以趁交通斷絕、物資匱乏之際,走私運輸、投機倒把發國難財,從政與窺伺江山者,更能夠利用敵人消耗政敵的有生力量,趁他們精疲力盡之時,機奪取江山社稷坐天下。
啊,說得太接地氣了。
太接地氣是好事又是壞事,一些人不順耳,給來個屏蔽。
關系到軍政經濟社會制度的話太敏感,不說,說氣候冷暖既接地氣又沒牽連。不記得哪天,寒意索索的一個夜晚,我睡在暖和的被窩里,冬天咋像春天暖烘烘的?院子里毛毛細雨中,樹葉已經一片片飄零,只剩冬青還在掙扎著,不甘心枯槁去。
  啊,今夜冬風勝春柔。
我說的是我的被窩里。忽然靈感把這寫成短文。
因為身體,許多時日沒寫輕松舒展的,總那么兮兮和壓抑的,或嘻嘻哈哈的調侃文,或罵罵咧咧的雜文,已有網站從歡迎變得冷冰冰,甚至不讓我登陸了,投稿的大門關得嚴嚴的,對我關門大吉:“沒有這個賬號”“密碼賬號不對”等等,多少年投稿,咋突然沒了我的賬號?
或把我的文章屏蔽,看見目錄卻打不開內容。
“冬風咋奈弄春柔”這樣的內容,不知是否能 列入“與天斗其樂無窮”。
“弄春柔”是咋回事呀?嘿嘿,繞了個大彎,是這樣的:冬天的寒風為難我,讓在冰涼的被褥里蜷縮哆嗦,偏不買與他對抗,把被褥弄得熱乎乎冬天如同春天。最早是鹽水瓶、湯婆子,后來是熱水袋、電熱寶,再再是電熱毯、取暖器,再再再是空調。
我八十又四的耄耋年,尋得一竅門。
“春柔”不再需鹽水瓶湯婆子等的幫助,靠自己活動身體讓自身的血流暢通而暖和。人的腿腳相當于一個“小心臟”,能輔助血液循環,所以有“人老先老腿”之說,腿如果偷懶不肯盡義務,人們就得受冷被窩的虐待,甚至“先老”。
上不了運動場,竅門是腿腳在被窩里鍛煉,讓腿腳抻抻放放、收收縮縮。
收縮抻放果然起作用了,熱流從腳趾腳跟、腳面腳底、腳踝小腿開始,漸漸上升到大腿屁股,起初是隱隱約約的發熱,漸漸的似是一股血流往上闖,再往上,往上闖,發散到大腿、屁股、腰。
熱流不就是血液流通嗎?
我明白了“小心臟”的價值,能輔助心臟輸送血液,于是產生了熱。不僅是熱,還輸送了養分,沒有養分,機體怎能不枯萎呢。我有點貪心,再抻,再抻,巴不得能夠抻個全身熱乎乎,可是不行了。恍然明白過來,腰以上有著主心臟呢,無需它多事,只許它配合。“鐵路警察各管一段”嗎?不知道,也許,與社會一樣不許僭越。
啊,被窩里暖烘烘如同春天。
不是被窩熱了我而是我我熱了被窩。青年中年壯年時需鹽水瓶幫助,耄耋老人反而不需要了,身上熱烘烘的。于是想,還要它們做什么?謝過它們曾幫助我之后:歇冬去吧,諸位陪我幾十年也夠辛苦的,該放你們假了,若不勞逸結合,讓過度勞累萬一產生不滿情緒,比如電熱毯“短路”燒起來了,我豈不遭殃。
我好得意,冬風糟想踐我,沒門!
于是深深覺得,冬風咋奈弄春柔。我的被窩里不是如同春天嗎?啰嗦那么久,其實就是抻腿讓血脈暢通。開始就兜了底,誰還往下看,眼球豈不轉到情情愛愛的文章陶醉去。曲徑通幽才有滋味唄。公園的路徑都是彎彎曲曲、高高低低,這里婆娑的樹林,再是臺階高坡、水榭樓臺,滋味就在曲折,一馬平川有什么玩頭。
游戲也是,曲折才能驚喜。
文字本來就是游戲,所以古人主張“人要直、文貴曲”。現代人哪不喜歡曲折含蓄,一味直白咋給人思考琢磨、推敲回味的快樂,“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就是回味的快樂,樹立于世界文學巔峰的中國傳統。若是能具話外話、音外音,就更是其味無窮,樂滋滋也。
不說了,來首打油詩湊趣。
  今夜冬風勝春柔,淅瀝細雨淌窗口;
  都言天公不偏倚,天公哪知我心頭。
  窗外冬青似抹油,菊蕾焦黃柳變瘦;
  裊裊娜娜雨絲舞,竟能窗前解眉皺。
··
寒風索索威風抖,不賣你賬弄春柔;
被窩里面能運動,抻腿縮腿通血流。
電熱器們你且走,小心臟會幫解憂;
寒風索索卻不冷,被窩里面享春柔。
··
  年年冬初紛落柳,片片葉落引人憂;
  誰說冬后必蕭瑟,今夜冬風勝春柔。
  年過八三白滿頭,興致勃勃寫冬愁;
天公憐惜關照我,為我濃濃春意留。
  
  
  《帶雨的云八十年感懷短文千零一》
  http://blog.sina.com.cn/dydyabc
 
本作品版權歸作者所有。
26选5开奖结果 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