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文集】
【作者資料】
共計2164
 
為了一個共同目標走到一起來了
——帶雨的云
  
《帶雨的云八十年感懷短文千篇》
第916篇 為了一個共同目標走到一起來了
  
盜妓與官本屬不同層次,可常有人把,受敬重的官爺與盜妓扯一起作比擬,殘忍啊,盜妓高興,與官爺平起平坐,官們起屁股起火,懷念起毛澤東了,遺憾他老人家咋沒斬盡殺絕。烏拉烏拉念叨要是毛太爺還在,一定會再發動一次從幫黨整風到反擊右派進攻的運動,甚至重新發動一場十年浩劫——不,不是十年而是二十年、三十年,毛爺不是曾經打過招呼,說還需好多次文化大革命嘛。
嘿!更翻箱倒柜、掘地三尺,更橫掃牛鬼蛇神,踏上一只腳讓永世不能翻身,更大快人心。嘻,真要如做夢娶媳婦般,大喊“痛快,痛快!”
官們咋與盜妓走到一起來成一個層次?開始時令人費解,漸漸才明白,是官員自己太不要臉,為錢財色前赴后繼,所以這處落馬那處崩塌。在事實面前不信也得信呀!人臟俱在,自己口口聲聲是個無產階級,起一車黃金、外幣珠寶……磊成墻的“老人頭”,連續燒壞好幾臺數鈔機的紅彤彤“老人頭”大鈔,數也數不完。多少二奶和私生兒女活生生、活蹦活跳,有天地鬼神可鑒,群眾有目共睹啊。
似乎有一聲音傳來:不!原王爺打過招呼,冤枉不少生靈,看前輩子的修行且饒了我,知錯了,下不為例。
還能理論上證明呢。盜妓與官本是不同層次,是的,沒錯。
可事物會變化,矛盾具有特殊性還有普遍性,這普遍性就是自古以來叫作“食色性也”的東西,所謂“熙熙攘攘,人為利來,忙忙碌碌,人為利往”,管你哪主義、哪組織、哪伙人、哪一個,不分權力大小和地位高低。上到皇帝宰相,下至轎夫苦力,一旦缺了制約,動物的貪婪殘忍,欲壑難填本性就會發作。咋辦?設立真正百姓選的監督機制,一視同仁。可是有人不肯,就是要保衙內一般的特權。
巴金的小說曹禺改編的劇本《家》,生動又說明問題,老太爺自己養姨太,咋管得了兒子安外室呢?
事物非一成不變的,盜妓與官曾經不同,可地位變了品性也就跟著變,嬌生慣養久了持寵生嬌,老虎屁股摸不得,就難免同流合污,演化成了一個層次,辯證法能作理論依據。辯證法第一要素就在變化與互相轉化,清廉轉化成貪腐唄。矛盾的普遍性是相對的,矛盾的變化才是絕對的、亙古不變的。山川河流都變,生龍活虎的人的食色性能不變嗎,在山野時處處茫茫河流,天天莽莽山川,且是戰火紛飛,眼不見為凈,想法單純,能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就心滿意足,處高樓大廈,能滿足于吃飽穿暖嘛。
沙發好東西,可害人不淺,暖暖軟軟促了飽暖思淫欲,于是中“糖衣炮彈”。
盜妓與官為了一個共同的目標走到一起來了,貪婪無度欲壑難填是天性,于是死灰復燃,于是拋了羞恥心,于是肆無忌憚,于是走到一起來了,成為一丘之貉,彼此配合搜刮老百姓,成了一根藤上的瓜,造就了盜、妓、官“三贏”,國家和百姓虧了,盜、妓、官成了兄弟姐妹夫妻叔侄一家人。哪樁貪腐案離得開盜妓與貪官啊,還沾沾自喜說,經濟發展靠他們的高消費。嘿,可以命名“二奶經濟學”紀錄在功勞簿——不,該是恥辱柱!
豈止盜妓與貪官,如某詩句的預見:“層林盡染!”
“仨代表”的頭頭腦腦也一樣是吃貨、玩貨、淫貨、臟貨,領頭人不再代表人民,號召哥們“埋著頭發財”引向歧途。既然上面人號召領頭,下面人咋忍得住,咋能無動于衷,咋不想躍躍欲試,有條件鉆進上層權利部門的花吃奶的力氣不擇手段的鉆,鉆進去了的,哪能不攀比,比誰撈的錢財多,勾引的二奶靚麗,誰的搜刮手段紛紜,比誰膽大心黑、手長勁頭牛。
豈止官,連孔夫子的弟子,為人師表的教師,孫思邈的繼承人,治病救人的醫生,爭當圣賢的讀書人……一一同流合污。
其實不能怪誰,不能怪哪一些人,不能怪哪一個組織,謀利益是人的天性,只是招牌巍巍然,掛得高,喇叭的聲音洪亮,把手下人的干勁鼓得太高,以致無所畏懼,鼓勵得懼怕心沒了,斗天撼地的標語口號過了頭,雄心壯志沖昏了他們的腦袋,天地都不怕還怕誰,于是貪心、齷蹉心、淫穢心,獸性、狠性、殘忍性大爆發,如同提著腦袋沖沖殺殺,如同入無人之境,如同當年搶山頭占城池一樣的勁頭。
行行出狀元出人才,一代勝一代,前面的倒下后面的翻身上馬,接了大紅燈籠緊追:“沖啊!”且煞尾,且以打油詩代替彈冠相慶:
有把盜妓與官比,損人卻是有創意;
彼此扯到一起來,個個是為人民幣。
為一共同的目的,盜妓與官沒距離;
風格花樣略略別,或者帽兒小差異。
盜妓與官本相異,彼此身份分高低;
座次分成上與下,或戴紗帽或布衣。
排隊不能在一起,坐錯位子打屁屁;
不許亂點鴛鴦譜,千萬不要忘規矩。
··
因忍不住偷叫好,尋來妓盜的巧妙;
著文幫著數長處,嘻嘻哈哈有味道。
請勿哇哇和吵吵,慢慢能讓你知曉;
世界不是一刀切,這個說詞錯不了。
辯證法兒確實好,能夠轉化尤其妙;
普通的人往上趴,只要腦袋機靈巧。
不管有帽沒有帽,善摸順毛是絕招:
當皮條客多賣勁,一年三升步步高。
··
精明的人有竅門,搜腸刮肚幫整人;
頤指氣使的行事,言聽計從緊緊跟。
監督看管老百姓,鍛煉身體也不準;
偷偷匯報能得獎,日日還能領獎金。
忽然驚天一聲震,盜妓與官戰兢兢;
蒼蠅老虎一起打,忽然變得共命運。
貿然奮起要拼命,亂吼吠叫一聲聲;
巍巍億萬老百姓,豈容吠日亂了陣。
  
  
《帶雨的云八十年感懷短文千篇》
  
 
本作品版權歸作者所有。
26选5开奖结果 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