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文集】
【作者資料】
共計3092
 
生死相托
——天舒
生死相托(小說)
  
( 作者:河南濮陽開發區一中 谷愛琴 電話:15936762860 qq:614070666)
  
順發和貴生都在東莞一家建筑工地打工,兩人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貴生身子骨有點弱,干活時,順發會對貴生照顧些。貴生對順發感激又信賴。
  
近一段時間,貴生感覺腮幫子有點疼,渾身瘙癢,以為是上火了,就抱著水缸子灌水,滅火,不管用,終于在一天受不住了,就去了鄰近的一家小診所,拿了點藥,吃了,不管事。又去小診所,小診所醫生就建議他去醫院查查。貴生是心疼錢的,但還是去了。
  
到醫院費了好大勁檢查完,醫生問他,有家屬跟來嗎?貴生說沒有。醫生看了看貴生,又把手里的鋼筆在桌子上噠、噠、噠地敲,好像在思考什么。貴生看出點苗頭,說,我就一個人,有什么就直接跟我說吧。
  
醫生可能認為貴生做好了思想準備,就說,你得了癌癥,淋巴癌,已沒辦法動手術了。
  
貴生知道癌癥這個詞,不懂得淋巴什么意思。就有點眩暈迷茫地問:啥是淋巴?我咋沒聽說過。
  
醫生無奈地攤了攤手,說,回去多吃點有營養的東西吧,下一位。
  
貴生只好從醫生的診室出來,但他沒走,繼續在醫院的走廊里等,他還想再從醫生那多了解自己的病情,終于,他看準醫生診室沒有病人的間隙,就進去了。醫生看見他,問他有什么事,顯然醫生因為接診那么多病人,對他印象已經模糊。貴生知道醫生時間的寶貴,就快速地說,你說我是淋巴癌,不能動手術了,也就是我快不行了,那像我這樣的病人還有多少活頭?
  
貴生好像又給醫生出了個難題,醫生停了下,說,這也不太一定,據大多數人,少則仨月,多則半年,當然,也有個別的。貴生“哦”了一聲,就出了醫生的診室。
  
貴生有點迷迷瞪瞪地走在回工地的路上,想到自己屬羊的,才三十五歲,就要死了,就惶恐迷惑。他老娘五十九歲了,也是屬羊的。他爹早早歸西。一輩子,他娘就他一個孩兒,獨自操心巴拉地給他娶了個媳婦,媳婦和他過了三年,嫌他無用,跟人跑了,連個孩子也沒留下。媳婦跑了,他躺床上睡了三天,總感覺對不起娘,連個媳婦都守不住,怪羞慚的。貴生娘不怨貴生,只罵那跑了的媳婦,想起了就罵,不論何時何地。貴生娘向貴生發誓說,等著吧,咱再娶一個,比那爛貨強百倍。
  
說說容易,不過是阿Q似的自我安慰下貴生和自己,不然,怎么活下去?
  
貴生忽然感覺自己很冤,他老娘很冤,他早死的老子也冤。這許多冤氣匯集在一起,貴生崩不住了,站在路邊的一個角落里哭起來。有人從他身邊走過,有點奇怪,但并沒人停下來。這也好,貴生的冤是自己的,并沒有想和別人分享。
  
貴生哭了一陣,倒平靜下來,心里有了主意。
  
回到工地上,順發問他病看得咋樣?貴生說,沒啥大毛病,上火了。
  
有一天晚上,兩人在工棚里對坐,閑聊,貴生對順發說,你說咱哥倆的關系比親兄弟咋樣?順發說,那還用說,親兄弟也趕不上呢,就說我那親哥吧,光知道錢,對我娘沒一點人心,你知道,那一年,你嬸子得病,沒錢看,我哥不出錢不出力,還讓我那不省事的嫂子鬧,要不是你借給我錢,你嬸子那一次就挺不過去了。貴生說,我看中的就是你對老人好,村人都夸你是孝子,我娘讓我向你學習。順發有點不好意思,說,啥呀,啥呀,是個人都會那樣做的。貴生又說,你吧,還給嬸子生了兩個孫子,嬸子活得有望,我啥也沒有,我娘的生趣不大呢。順發說,別灰心,你還年輕,到時再娶一個。貴生抹了一下眼睛,對順發咧了咧嘴,像是笑了笑,算回答了,然后蒙頭躺在床上。
  
第二天,順發正和另一個工友攪水泥,忽然聽到有人驚呼,掉下來了,有人從架桿上摔下來了,是貴生呀,貴生!
  
順發把家伙一撂,就朝著工友跑的方向跑,擠進圍著的人群,果然是貴生。順發就大哭著喊,貴生,貴生,貴生……
  
貴生死了。
  
順發的手機收到貴生的一條信息:“我得了癌癥,死后,最放心不下的就我娘,你一定為我爭到賠償金,用這錢讓我娘養老。還有一點就是,去福利院抱養個孩子,給我娘,三兩歲的男孩最好,不太記事,將來會跟娘近,也算給我娘個孫子,讓她活著有個念想。你把這個信息讓我娘看,她會相信的。”
  
有人撿到貴生的手機,翻看,順發湊上去,沒看到他發給自己那條信息。順發想了想,明白了。
  
順發把那個信息一直保存著,從沒讓外人看。
  
順發帶著一個男孩見到貴生娘,貴生娘哭了一場又一場,順發把男孩拉倒貴生娘面前勸,貴生娘有點哭糊涂了,問順發,咋有個孩子,順發扯了個謊說,貴生的兒子,一個外地的女人和貴生生的,女人的丈夫找來了,不愿養,貴生正也不想放手,就帶來了。然后拉著那男孩的手說,死了的貴生是你爹,她是你奶奶,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你愿意吧,愿意就給你奶磕個頭,男孩不會磕頭,順發就摁著男孩的頭對著貴生娘鞠了個躬。貴生娘一把摟住那男孩,又肝呀肉呀地哭起來。
  
順發一邊勸,一邊也哭。倒是貴生娘先停下來了,順發還抽噎著。貴生娘又反過來勸起順發來。順發媳婦過來了,端著做好的飯,說順發,讓你勸嬸子,自己反忍不住,性子像糯米,快和嬸子吃點飯吧。
  
過了幾天,貴生娘對順發說,你幫我給孩子在村里上個戶口吧,名字就叫春來,因為他是春天到這的。
  
順發說,好。
  
順發不時地去貴生娘那看看,順便捎帶些茶糖點心,給貴生娘說,嬸,需要啥的吱一聲。貴生娘說,總勞你費心,怪過意不去的。順發說,嬸子說這就外氣了,我小時候和貴生玩,好吃好玩的你啥時外過我?順發娘就應一句,誒,誒。算是回答。
  
不知覺間過了五年,貴生娘六十四歲了,開始顯出老態。
  
有一天,順發接到貴生娘一個電話,讓他和媳婦都來,順發和媳婦就去了。貴生娘讓他和媳婦都端坐下,緊接著就從衣兜里掏出一張用紅金絲絨布包著的卡,遞給他倆,說,這是貴生的命錢,都在這里了。
  
順發和媳婦惶恐地要推辭。貴生娘止住他們,歇了口氣似地,接著說,貴生這孩子我也算沒白養,有人心,當年我和你叔在咱鎮醫院門口撿到他時,只剩一哈氣,好不容易把撓活了,誰知命淺,走在我前頭,他帶來的孩兒,我也知道咋回事,那是貴生對我的一片心,你們也不要對外人道。
  
我只擔心的是,我養不大這孩兒了,托付給別人不放心,你和貴生一樣都是我看著長大的,只是給你家添大亂了。說著,貴生娘竟對著順發家兩口子跪下了。駭得順發和媳婦忙站起來亂拉。
  
亂轟了一陣,雙方都有些不知所措似的,反而沒話可說了。
  
還是順發媳婦又打開話頭,說,嬸子,你相信俺們,俺倆確實挺那個啥,只是嬸有親侄兒,到時他們臉上覺著不好看,和你過不去,可咋好?
  
貴生娘說,別說了,媳婦,我就傷心在這,自從貴生沒了,他們誰來看過我一眼,都多閑貴生帶來的孩兒呢,我不怕,現在不是興什么公正,咱們今兒就去公正。
  
順發媳婦還想再說,順發說,嬸子都說到這了,咱就別再多說啥了。
  
順發倆口子回家后,順發媳婦嘀咕說,我是說咱不圖錢,也不怕多養那孩兒,就是怕得罪了嬸家那一大群侄子,一個村子住著,不得勁。
  
順發說,不壞良心,鬼都不怕。
  
順發媳婦說,你這樣,我也有膽氣了,你也算沒和貴生白好一場。
  
  
  
  
  
  
  
  
  
  
  
  
  
  
  
  
  
  
  
  
  
  
  
  
  
  
  
  
  
  
  
 
本作品版權歸作者所有。
26选5开奖结果 最新